公聽會

「事業廢棄物到處亂竄就束手無策嗎?」公聽會
類 別: 保安委員會 主 持 人: 林義迪議員
主辦單位: 高雄市議會 時 間: 2013-06-17 14:30 ~16:30
地 點: 高雄市議會1樓第一會議室  

前言
    自民國五十年起為追求經濟發展下,工廠在各地設立,所產生的各種事業廢棄物,未適當作管制,如何處理迄今仍是問題叢叢,被「有力」人士成為謀財的途徑。財團雇人清運究竟去那裡?如何消化這些有毒或高污染的廢棄物,無人追究也不追蹤更不願去觸及。依環保署官員的報告,台灣目前每年事業廢棄物的生產量超過一千九百萬噸,其中被列為合法處理僅有六成,另八百多萬噸下落不明。
八十七年十二月間,台塑汞污泥在柬埔寨釀成國際新聞時,全國當時對廢棄物流竄全台事件才十分關注。一度由檢、警、調聯合環保單位及工研院開始偵查。在追查運於高屏地區的駱駝山、鯉魚山、仁福村等十四處水源區濫倒汞污泥時,意外發現比汞污泥更毒的且未經處理減毒的廢棄物(如集塵灰)亦在其中。儘管濫倒面積廣至全國,且數量龐大,但中央低調程度,卻令人百思不解。此舉種種益發引起民間環保團體的重視,紛紛採取自力救濟但力量有限,稍有疏失一些農地、重劃區、溪流成流傾倒地方。在去年六月間,全國因大寮區的地勇公司,因處理中鋼廢料問題爆發民代索賄事件,發現該公司在地方推置廢棄物有十一處,其中六處非法堆放在農地內,長期以來主管單位及供料單位,就視若無睹嗎?
    接著今年(2013.4.29)媒體又報導,高屏溪近三個月以來,連續發生三次不明原因,造成水質出現異常而導致緊急停水。當天環保局人員一度認為高屏溪河川污染疑似枯水期腐質土被沖刷所造成,但被水公司人員反駁這樣的說法,認為高屏溪每秒水流約有四十到五十噸,原水臭度不太可可能是腐質土沖刷所致。
南水局副局長林元鵬說,三次水質異常事件,研判可能是化學槽車在佛光山一帶或更上游利用深夜偷倒,南水局會與其他管理單位加強巡查,揪出禍首。汞污泥事件:民國88年2月2日,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查局葉清財檢察官表示高雄縣多處有不明廢棄物,尤其是新園新洋段,嚴重威脅了當地居民。一九九八年底台塑的汞污泥事件更是明顯的例子。
    高屏溪為南部人的重要水源,於民國89年7月14日獲旗山鎮公所舉報遭人傾倒不明廢液,經調查後,於旗山溪尾橋下游50公尺發現疑遭人傾倒廢有機溶劑,(兇手是油灌車司機王金成,於十四日晚間被查獲)。導致至少有60萬戶受到波及,情況相當嚴重。後來污染成分證明了是含二甲苯成分。二甲苯的嚴重性如下:二甲苯為中樞神經抑制劑,會造成運動失調、感覺錯亂、記憶衰退等神經行為失常現象。吸入或接觸可能造成刺激或燒傷皮膚或眼睛。其蒸氣會引起眼睛鼻子及喉嚨的刺激性,當濃度高時,二甲苯蒸氣會引起嚴重的呼吸困難,長時間或重複的接觸會引起皮膚出診。一般會引起頭痛、嘔吐、眼睛晶狀體改變與黏膜傷害。
    這只是近年來發生的較大事件而已,其它破壞生態、河流的不法勾當仍然持續進行。由於警方分派人手不夠或是官商勾結,導致人民有反應而官方卻不能有效取締,但是,假如再不努力整治高屏溪,不久後,南部居民的生活水源便要陷入困境。從這些報導來看,政府對這些違法任意傾倒事業廢棄物的行逕,毫無任何作為,當事情發生後才說明理由一堆,等事態趨於緩和時,就故態復萌任由廠方作私自處理,毫無作為難道就無一勞永逸的作法嗎?
 

討論提綱:
1.廢棄物如何處理,才是最安全、有效、清潔的方法,基於環保理念,可
  以點「石」成金嗎?
2.公、民營事業廢物清運、處理,追蹤、管理的標準一致嗎?
3.政府可以獎勵民間設置處理廠、成立稽查隊協助人力不足的問題。
4.工廠設置條件對廢棄物的處理,有一套完整的辦法及考核措施嗎?
5.如何打造永續生活空間。
 

進行程序:
1.報到(14:20~14:30)
2.介紹來賓及背景說明(14:30~14:40)
3.題綱討論及建言(14:40~16:20)
4.主持人結語(16:20~16:30)
 

瀏覽次數: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