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總有不斷地考驗,考驗著自我的價值觀、生存的意志、人生的信念等問題,有些時候我們過關了,有時候準備還不夠,但不論如何,正面迎接、樂觀看待、歷練後放下將是經歷過的真實體會,莊啟旺議長在人生的道路上,面對逆境的打擊,走過風雨,焠鍊心志,堅定了服務人群的志業。

談起人生中的逆境,莊議長沉穩的語氣裡仍舊透露出不捨的情愫,他說,當他二十多歲剛踏出社會,正學著創業的時候,母親卻往生了,在莊議長的心中,母親對他有著極深的影響,母親熱心助人的性格,是莊議長的楷模,莊議長提及小時候大環境不佳,民生物資相當缺乏,但是母親總是不吝嗇與他人分享食物,而家中作生意的需要,設有電話,無私的母親,總是把它當成地方上聯繫的公器,莊議長說,即使接電話的人再遠,母親還是不厭其煩地走得老遠去叫人,所以當他出來選里長的時候,選民口中不是叫他莊啟旺,而是用「阿娥的兒子」來稱呼他,可見在地方上,莊議長的母親擁有響亮的名聲。

母親的為人,影響莊議長秉著不求回報地為民服務,因此,在母親往生之際,莊議長沒有心思在事業上,許多工程款被倒掉,遭受雙重打擊,當時對於人生有了不同的看法,師父開示莊議長,人生是來還債的,還完債就回去做菩薩了,也就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死亡,死亡只是了卻此生的恩怨。當時太太從旁給予鼓勵與支持,及精神上的陪伴,讓他度過煎熬的歲月。

選舉的輸贏對民意代表來說都是最艱鉅的挑戰,莊議長人生的第二個逆境是第6屆議員尋求連任失利,當時莊議長已經經歷數任的里長,一任的議員,在基層服務上相當紮實,莊議長面對此一打擊,一時之間無法接受,自忖平時認真服務,為何會有這樣的結果,再加上太太生重病,當時又是面臨人生中的另一次雙重打擊,挑戰著莊議長的人生路,在照顧太太兩個月的時間,莊議長思考很多,他自我檢討,在選民服務及人生的價值觀上,他調整心境,去接受這樣的結果,但他認為老天不會放棄一個認真打拼的人,只要自己有堅定的意志,且務實地、認真地去面對挑戰。

身為民意代表接觸各式各樣的人,但莊議長強調不管別人對自己的態度,以誠待人是做人的基本原則,朋友可以深交也可以淡如水的往來,就只是不同立場,考量的角度不同罷了。

因著堅定的意志力,在落選後莊議長決定再給自己機會,再度披上戰袍參與了第6屆議員補選,他向前衝、往前拼,在選舉的過程中,曾有人將莊議長照顧夫人不在高雄的期間以黑函攻擊,當時少有人得知那時莊議長正面臨人生的煎熬,但他也領悟到,勇於承擔自己的選擇,義無反顧繼續向前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