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世運會,志工的表現為高雄贏得漂亮的國際外交,可以發現這些志工並非過去我們認知有錢有閒的家庭主婦或是退休人員,許多是20多歲的青年學子;同樣的,從88水災傳回的新聞畫面中,亦不乏年輕身影。從前大家口中所說的草莓世代、7年級生,在台灣面臨轉變的時刻,發揮了關鍵力量,為自身尋找到鍛鍊的好機會。

*參與國際級大場面機會難得
高雄世運的圓滿成功有一部分要歸功於無私奉獻的志工身上,動員了近5,000名的認證志工,服勤時數總計達到23萬個小時,在世運期間包括翻譯、隨隊、接送、驗票、接待等大小事,串起各個細部環節,讓賽事精彩落幕。

76年次的世運志工王郁婷,今年才畢業於文藻法文系,在世運結束後隨即進入就業市場,任職於行銷公關公司。在世運11天的過程中,每天早出晚歸,因為法語專長而擔任競賽外語志工,負責替法國選手與運動脊醫做翻譯。

對王郁婷而言,高雄世運是國際級賽事,一生難得躬逢其盛,因此在學校招募世運志工時,王郁婷便栽了進去,除了KOC的受訓課程,校方也自行設計一套相關課程,從認識競賽項目、翻譯細節到禮儀,過程辛苦,王郁婷卻不嫌累。

在學時便持續打工的王郁婷說,從打工經驗中可以學到社會經驗與待人處事,但是與高雄世運比起卻大不相同,不論是規模或志工組織,都令人大開眼界,尤其因為擔任翻譯志工,認識不少外國朋友,也因為不論大小事都需要翻譯,所以隨時都要準備好上陣,而擔任運動脊醫的翻譯更是有趣的經驗,除了國內不常見之外,遇到說不同語言的選手又是一番大工程,王郁婷就遇過一位日籍滑水女將來到醫療服務站,英文講得不好,前來支援的日文翻譯也聽不太懂日籍選手的意思,全部過程只能依靠比手劃腳,最後仍不了了之,靠冰敷了事。

其實在這次的高雄世運志工中,學生族群便占了55%,因為他們的熱情與付出,在閉幕典禮時博得滿堂喝采。
*救災不落人後
陳芃羽目前就讀於義守大學大眾傳播系四年級,同樣是一般人認知的草莓世代,第一次的志工經驗就投入繁重的88救災。陳芃羽是土生土長的高雄小孩,每年暑假期間都會參加客家營隊,今年因為營隊朋友的吆喝而加入救災行列。

陳芃羽在9月12、13日跟著志工團一行20多人,前往六龜鄉崇妙寺,雖然歷經88水災已經一個多月,景象仍殘破不堪、污泥遍布,因當時多數大專院校已經開學,因此她是所屬志工團中唯一的學生,而這也是陳芃羽這位都市女孩第一次團體生活經驗。

陳芃羽說到六龜鄉的路途,是非常怵目驚心的過程,很難想像洪水與土石流的破壞力如此驚人,志工團在崇妙寺的工作基本上是接續國軍弟兄未竟之業,將汙泥澈底清除,而當時六龜是晴朗的好天氣,艷陽高溫讓殘餘污泥曬得發硬,志工們須先用水把泥塊灑濕泡軟,再鏟起推放在推車中。對一個只有40公斤的都市女孩來說,這是相當吃緊的勞力工作,但她仍頂著烈日與其他青壯男性志工一起撐到下工為止。

雖然身體疲憊,但心中卻充滿喜悅與感激,兩相對照之下,才知道自己原本身處在高雄市的環境有多美好,同時也因為與當地居民的互動而感觸良多,更深刻體會到城鄉間的差距。陳芃羽說,當地人雖然遭逢逆境,家園毀於一旦,面對未來卻不悲觀,對志工更是熱情相待,讓她感受人心正面的能量。

因為這次救災經驗,陳芃羽迫不及待再次報名下一波的行動,透過網路力量,9月下旬陳芃羽會與另一群志工朋友再次進入災區,輔導旗山小朋友。她說「有多少力量可幫助別人,就盡多少力」,因為天災劇變,草莓世代有了不同的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