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勢觀點 校園不安全 家長不安心

建立校園安全維護網
文/陳伊伶

建立校園安全維護網

  校園安全問題日趨浮現,寒假期間中央與地方均啟動春安工作,並同時針對校園安全進行維護工作,不過,高雄市議會更是長期關切校園安全議題,校園霸凌、開放空間的安全性以及毒品等問題,除了要求校園內部加強安全教育之外,更強調應建立一套有效的防護機制,讓學子在安全的環境中學習。

校園霸凌日趨嚴重 應建立良好的輔導與通報機制
  周玲妏議員於1月13日舉辦「家長最擔心,孩子最恐懼─校園霸凌」的座談會中,引用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針對校園霸凌所作的調查報告顯示,有近六成的學童都有被霸凌的經驗,長期被霸凌者將近一成。據估計,全台將近有2萬名校園小霸王,平均每個班級就有2位。

  周議員更是提到近期一個半月報章所批露的校園霸凌相關報導就有24則,而這些都只是相對少數。真正被學校忽視而潛藏危機的案例,恐怕多不勝數,而教育局的校園安全通報系統卻平均每年僅通報60例。

  高雄市心家長協會理事長林雲蘭認為,要營造校園友善氣氛,加強輔導機制才能改善校園霸凌問題,而教育局不該將所有校園問題都丟給學生諮商中心。

  議員們舉出自身所接觸的案例,李喬如議員認為,目前學校仍未有配套措施可以解決校園霸凌的問題,她認為教育主管單位對霸凌者不能只是處罰,還要作好心理輔導及防堵機制。並編列預算成立專責機構處理校園霸凌問題。

  康裕成議員則提到,她的孩子也曾是被霸凌者,她選擇第一時間就告知校方並尊重校方處理態度,整個問題就有得到解決。

  林瑩蓉議員則舉有霸凌傾向的小朋友案例,但在校方無法妥善處理的情況下,她轉交警察局少年隊來解決問題。

  連立堅議員更是指出,教育局委託學術單位作了一份校園霸凌調查,報告中也提出建議要製作反霸凌手冊、反霸凌信箱及反霸凌部落格,甚至要求辦理反霸凌週及作好生命教育,但教育局卻一件也沒作。

  相較於台灣對於霸凌現象不積極的處理態度,成功大學行為醫學研究所教授柯慧貞表示,校園霸凌議題在國外是重要的教育政策,她建議國內學校可以朝幾個方向進行,學校應不斷調查霸凌現狀,並鼓勵校園各班級要經營出合作、尊重及伸張正義的精神。除了老師要培訓,也要利用親師座談會讓家長了解問題嚴重性。對於霸凌個案則要進行專業的心理輔導。教育主管機關必須提出具體行政規劃,並督導其落實,已經存在的投訴專線及通報機制受理後要能具體處理並解決問題。

  周玲妏議員總結時建議在教育學童時,應注意自己的言行,她以美國教育協會所作的一份教育家VS霸凌者的比較圖說表示,從家長到學校老師都要自我留意,因為孩童往往都是在不正確的負面教導態度下,耳濡目染不自覺的成為一個霸凌者。

開放校園 需要社區、學校一起建立安全防護
開放校園  需要社區、學校一起建立安全防護
  近年來校園打破藩籬與社區拉近距離的作法,創造了更多公共的活動空間,但對於學校來說,安全的問題成為開放後伴隨而來疑慮,連立堅議員於去年12月24日舉辦「開放式校園應如何確保安全」公聽會,期盼提升校園維安的概念,加強安全教育,並結合社區、警力與學校建立防護網。

  連議員列舉高雄市部分學校在打開圍牆、校園開放後遭受竊盜的情形,且同一間學校被偷竊次數不只一次,另外,許多家長也擔心孩子在校園的安全問題。因此已有一些學校如福東、龍華、光榮、鼓山國小做了一些校園內部防護,跟原始的校園設計產生衝突。

  長榮大學大眾傳播學系楊和倫講師認為,可以用一些透明的圍籬來取代目前完全徹底拆掉、沒有圍牆的設施,以削減沒有圍牆的疑慮。

  勵馨基金會張乃千主任則認為校園維安的概念要提升,他提到除了警力之外,可思考保全、家長團體來補足維安問題,並加強相關的硬體設施如緊急按鈕、攝影機、紅外線等,而全民守衛的觀念也應建立,大家一起守護校園。

  高雄市心家長協會理事長林雲蘭認為,學校的危機處理機制與危機處理意識不足,她也提到,學校應善用社區的資源變成自己的助力,相互合作很重要。

  人本教育基金會黃俐雅副主任則以性別平等教育法來提醒學校,學校的安全防範措施是於法有據的。她提到施行細則第九條在安全的防護措施上要有照明設備、緊急求助鈴、校園的安全路線、危險地點。

  高雄市各級學校家長協會吳文哲理事長則認為,學校可建立安全志工小組,整合社區資源對於校園安全絕對是正面的,他建議在圍牆制定方面,基於安全考量應建立一個作業要點,有可遵行的方向。他也建議教育局應成立訪視小組針對學校的安全問題作深入了解。

  連議員最後建議教育局應先從正在進行修建內防護的學校,把社區找來,一同與學校討論,針對安全防護再加強,他也建議教育局擬訂一些方案提供給學校與社區作為討論的範本,讓99年度將實施開放校園的學校作為參考的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