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勢觀點 育嬰政策利多?利托?

育嬰政策利多?利托?

文/蔡曉玲 (樹德科技大學兒童與家庭服務系講師、教育及保育服務行動聯盟成員)

台灣因為少子化日益嚴重,甚至已經站上了生育率世界最低的位置,比一直以來生育率低的法國還更低,生育率降低的速率,遠比預期還嚴重,驟減的生育率讓政府也開始著急起來了。

少子化不僅是台灣面臨的問題,日本早在十年前就已經看到少子化趨勢,發展因應少子化的全國政策,其中包含兒童托育與教育措施的改善。歐洲比日本更早面臨少子化現象,他們不但關注兒童托育與教育政策,更以促進兩性平等的觀點,著重建構友善職場的措施,不分性別都可以不必為兒童教育照顧擔心,安心工作。

留職停薪與托育補助

儘管台灣的政策起步很晚,起碼已經開始警覺,並且嘗試提出一些措施,例如各縣市政府或鄉鎮公所依其財政能力,提供金額不等的生育補助金,內政部曾提出「生第三個孩子,政府補助3萬元」,或是最近以100萬元徵求一個鼓勵生育的口號。只可惜台灣的作法通常僅限於「措施」,缺乏用心思考出長久可行的政策。 

目前政府對於有嬰幼兒需要照顧的家庭,提出兩個利多消息。一是依據「性別工作平等法」的規定,提出育嬰留職停薪津貼。詳細的辦法內容主要為「勞工參加就業保險年資累計滿1年,育有3歲以下子女,依性別工作平等法的規定,辦理育嬰留職停薪者,不論父或母都可申請津貼。給付標準則按被保險人平均月投保薪資60%計算,每一子女父母各得請領最長6個月,合計最長可領12個月」。

另一個則是根據內政部「保母管理與托育費用補助」辦法,凡中低收入戶、單親家庭、身心障礙者家庭、原住民的0歲到2足歲幼兒,受托有執照保母照顧,每人每月補助3,000元;由母親自行照顧的,每月有20小時臨時托育的喘息補助,每小時補助超過百元。

這兩個措施看起來都非常符合家庭照顧嬰幼兒的需求,尤其是似乎考慮女性就業兼顧嬰幼兒照顧的需要,但是實際上這兩個並未對所有的家庭友善。首先,育嬰留職停薪津貼,原來的美意是鼓勵家庭如果選擇照顧嬰幼兒,可以暫離職場,安心照顧嬰幼兒。然而除了請育嬰假者,除非是公職人員或是工作具有不可取代性,通常公司企業很難能夠留「職」。尤其在市場競爭激烈的民間企業,企業面臨快速變遷,如何能夠讓一個工作者,當她回鍋工作時可以跟上工作速度,以及除非企業願意扛擔人事成本,否則一般的工作者,尤其女性通常很難申請育嬰留職停薪。因為就算一個母親或是父親所工作的企業願意良善的提供留職停薪,並可以請領留職育嬰津貼,若試算一位媽媽留職停薪2年在家育嬰,假設其月薪2萬2,000元,兩年內未含年終與三節獎金的薪水為52萬8,000元,但是其2年能夠領到的津貼最長只有6個月,為7萬9,200元。也就是這位母親幾乎要付出44萬8,800元的代價照顧孩子。此外,這位媽媽請完育嬰假還要面臨中斷年資、考績評等較低、且不與年度晉級等職場待遇。相關的勞動法規無法保障這位媽媽育嬰留職停薪的工作條件。

再者,育嬰留職停薪的措施,無法應用於單親家庭、中下階層、從事以勞動體力為主的工作者。單親家庭根本不可能留職停薪來照顧孩子,因為有經濟的壓力。尤其是以零工工作或是體力勞動為主的低階女性工作者,通常工作替代性高,一旦留職,恐怕就是失業的開始。

望梅止渴福利補不到

這樣的措施猶如是望梅止渴,看到梅子很好吃,但是完全吃不到。更辛苦的是孩子經過了嬰幼兒時期,成長到幼兒上幼托園所、學齡兒童上小學甚至安親班,家庭還是有一段時間得面對照顧幼兒的工作,不僅僅是6個月可以解決的。

更佩服的是,這種出於政府良善美意的措施,更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由受薪階級者所繳交的勞工保險費用中支出,企業不會受到任何影響,如果留職停薪育嬰的工作者在育嬰假結束後返回工作場域,若工作受到影響,也沒有任何的配套措施可以保障。這樣的措施,又有多少有嬰幼兒的家庭可以受惠?

第二項內政部的嬰幼兒托育費用補助亦是上述相同狀況,要領取嬰幼兒托育費用補助,基本上得要符合兩個條件:第一、家庭至少要出得起保母費用,將孩子送托出來;第二、家庭附近有保母支持系統,找得到合適的保母。一般保母8小時行情價,一個小孩一個月至少要1萬2,000元,有保母執照者,按照保母支持系統的規範至少1萬3,000元至1萬5,000元。能夠達成上述兩個條件的,幾乎得是住在都市,且為雙薪上班族的中產階級家庭,才能有機會享受政府的此項德政。 筆者最近在原住民部落協助討論托育事宜,原鄉的家長告訴我,她們無法找到「合格保母」,一方面是家長的經濟情況無法付擔得起高昂的保母托育費用,另一方面原鄉的婦女若要取得保母丙級技術士,且能參加保母支持系統,實在比登天還難。因此想要將孩子送出去托育的送不出去,想要當保母收托的都變成違法收托。

排富排貧均失效

嬰幼兒托育費用補助,對一個家庭而言,一個月補助3,000元,到底能夠減輕家庭多少負荷?美國的研究顯示,一個家庭的托育費用超過家庭總收入十分之一算是昂貴了,如果送托兩個以上的嬰幼兒,幾乎是台灣婦女工作的薪資全部!多少女性可以選擇將孩子送托,辛苦工作所得卻全部支付送托費用?

此外,上述兩個政策仍舊為殘補式福利服務的概念,也就是政府的確提出了相關措施,但這些措施只是補助「一點點」,有點是「我有做了,總比沒有做好」,但是實質上僅幫助了原來就有能力托育的家庭減輕些微的負擔,對於其他的家庭而言,根本無所助益。更遑論,政府的這些措施往往使得最需要的家庭被排擠在外。如果政府真的有補助的美意,應該採取真正「津貼」模式,無論家庭以何種方式育嬰,皆要補貼所有的家庭。因為中低階勞動工作者,在托育費用昂貴的情況之下,往往都回到傳統家中親族照顧的方式,卻反而更得不到政府相關補貼。

目前國家相關福利措施,往往僅思考到要「排富」,花了很多力氣計算家庭所得,「嚴謹」地訂定多少家庭收入以上,補貼要排除。政府何不在徵稅上提出更公平的措施,也就是政府的托育補貼實際上只是少少3,000元,對於金字塔頂端者,根本九牛一毛,但是減稅卻往往大量減少企業營業稅,往往幾千萬幾億元,我認為以更公平的稅制來進行,不是更增加政府績效嗎? 可惜的是,政府不但「排富」,但卻往往也「排貧」,更未考慮城鄉差距與文化差異。這樣的育嬰措施是否能利托?我想不斷下降的出生率,給了政府一個十分明確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