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勢觀點 中油遷廠後─污染土地復育規劃為公園 非污染區發展為市政中心

中油遷廠後─污染土地復育規劃為公園 非污染區發展為市政中心
建設大高雄

文/陳霈瑄

政府承諾 不容投機政客操弄變更

   公聽會由副議長黃石龍及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共同主持,黃副議長認為,政府已在79年行文函示,已核定中油所擬的25年分3期遷廠計畫,即承諾於104年完成遷廠,而遷廠計劃是使後勁地區發展為新興社區的重大計劃,所以遷廠後的土地利用應儘早規劃。

   由於長期以來,中油對當地的環境污染嚴重,所以黃副議長以改頭換面的德國魯爾工業區為例,認為中油的污染區可參考其從重工業蛻變為人文樣貌,除積極進行自然復育,也保留歷史遺跡,讓後代子孫見證高雄煉油廠的轉變。

政府承諾 不容投機政客操弄變更

   而中油的行政區及職務宿舍等未污染區域,黃副議長表示,該區域位在捷運R17站及R18站附近,加上鄰近的國有土地,腹地相當廣大,同時交通便利,周邊不僅有捷運、台鐵、高鐵三鐵共構,還可經由高速公路在半小時內抵達旗山、路竹、大寮等地,具有地理優勢,市府應善加利用包括中油行政區在內的國有土地的價值,作為高雄新市政中心的選擇。

   李根政執行長指出,中油遷廠是政府的承諾,不允許投機的政客操弄,政府除宣誓遷廠外,更應思考還要做些什麼。而土地的利用對高雄發展很重要,在原是縣市交界處的中油、殯葬所、焚化爐,是都市設施和空間最混亂的地方,縣市合併後剛好位於大高雄的中心,市府應立即做都市更新。

 
土地規劃 發揮創意造福後代子孫

 行政院經建會簡任技正馮輝昇表示,中央對高雄市提出了海空經貿城的計畫,有心建設大高雄,因此中油在遷廠後,未來將朝向綠能產業發展。中油公司也因應土地利用問題成立了楠梓科技園區開發小組,小組執行秘書林文宏表示,目前初步規劃將招集產值高的研發中心,發展太陽能、生質能等綠能產業鏈,整體的規劃未來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都發局科長高鎮遠指出,中油遷廠承諾已過了20年,中央的海空經貿城計畫中卻僅編列2000萬做中油後續的綠美化,未來國公營事業被污染的土地如何利用,對高雄市經濟及生態永續發展衝擊很大,中央應列出時間表趕快進行;他也表示,中油土地日後應朝低碳、低耗能、高產值,甚至是休閒產業發展。地政處則表示,中油廠區是塊非常完整的區塊,現已很難找得到了,未來如需進行相關的都市計劃,定將全力配合。研考會表示,高雄市的發展政策,綠色永續是目標之一,在交通局做路網研究規劃時發現,高鐵站旁的腹地都是各縣市政府爭取未來發展為核心的地段,中油土地是規劃中的目標土地,但屬於經濟部所有,期盼國營會能提供市府做出整體一致性的土地使用規劃。

文藻學院教授賴文泰表示,發展為新市政中心是其中一個選項,從向土地祈福及傳承的觀點,這塊土地要成為新的都市之肺,要尋求適合後勁產業發展及為後代子孫留下更好的空間。高雄大學教授曾梓峰指出,中油一定要遷走,中油也要想辦法將留下的污染處理好,按照現行環保法規,污染的土地要處理後才能再使用。

   中油在高雄港區的污染區塊曾想要用6億元換土壤,對此,曾教授認為,若中油將經費投資於開發處理土地污染的技術,可帶來新產業、新研發,可成立教育中心,解決中油自己的污染,還可與學校合作,創造新產業,這些技術可以高雄為基地向世界輸出,讓後代子孫有就業機會。他也表示,中油引進科技園區根本是企圖賣掉遷廠後的土地,因為這塊地空間很好,交通便利,土地價格會變高,建議中油將石油產業轉投資新的環保技術產業研發中心,先從解決自己的污染做起。

   海洋科技大學教授沈建全表示,土地是屬於大家的,建議中油向人民及這塊土地賠罪,將污染場址和半屏山規劃成一個公園。中油想要做高精密石油科技,他認為高雄市的中心地區絕不可以有任何的石化產業,台灣的油礦資源很少,但台灣人的頭腦靈巧,建議朝向附加價值高的設計與創意產業發展。

 
攸關大高雄發展 政府應積極作為

   長期關注環境議題的綠色協會總幹事魯台營認為,既然中央有遷廠的打算,無論如何都必須開始啟動訂定遷廠後的土地使用原則,雖然他們仍遲遲未運作,但地方要給中央壓力,要求組成一個讓地方參與的運作委員會。此外,居民的健康賠償問題以及未來建設生態社區的經費挹注都應由中央負責;他強調,這些全部都要趕快啟動,屆時才會因來不及因應而又要延後遷廠,造成更多的社會衝突。

   針對未來土地規劃處理的進度,中油小組執行秘書林宏文指出,土地活化規劃已由工研院在3月開工,他也澄清中油絕不是要賣地,而是規劃中油自己投資以及投資其他低碳且有前景的產業,處理污染的研發中心也在規劃中;他表示,土地為中油所有,有社會責任將污染去除,等污染復育完之後才會進行開發計畫。宿舍區和業務區約100多公頃,將尋找好的產業進駐,中油能夠投資並獲利,讓公司永續經營,員工宿舍則朝向住商開發,包括會議中心、大樓,以吸引高前瞻性的產業進駐;同時他也強調,遷廠是政府的承諾,中油也必須執行。

   雖然遷廠後的土地規劃似乎有在進行,但都發局科長高鎮遠仍認為動作不夠快,運作過程不是很透明,外界並不清楚,質疑中油是否能如期完成遷廠;他也表示,以一個石油產品生產製造為本業的中油,要負責產業轉型很困難,即使是經濟部也不見得有能力整合其推動的六大新興產業和現今的傳統產業,而開發並不是中油的本業,建議中油透過減資將土地撥交國有財產局,由適當的單位規劃利用。

   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最後也表示,中油遷廠後的廠區土地如何再運用應設有委員會,而且是結合中央與地方政府、學界、非營利組織及社區民眾代表,一個大型且超越中油的委員會,才能凝聚地方上的心聲;而市府更應該展現主動作為,不斷向中央施壓,讓這塊地理位置優越的土地發揮最大效用。

 
中油高雄煉油總廠的遷廠緣由

   高雄煉油總廠於76年行政院計畫在後勁興建中油第五輕油裂解工廠(簡稱五輕),當時的行政院長郝柏村親自南下高雄夜宿後勁,對後勁居民做出五輕投產25年後必須遷廠的承諾。中油也做出承諾,五輕動工興建後,就開始進行25年分3期遷廠規劃,第1期7座工廠及第2期11座工廠已分別在84年及94年底停工;其餘工廠將於第3期陸續停工及拆遷,預計於104年底完成遷廠。

中油煉油總廠及員工宿舍南社區佔地廣大,未來的土地利用應詳加規劃。 黃石龍副議長曾考察過魯爾工業區改造計畫中最大的杜易斯堡北都會公園,對其保留工業區地景同時也注入生態綠意讚賞有加。(照片/副議長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