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勢觀點 對高雄產業的危機與轉機

對高雄產業的危機與轉機

文/王雅湘

加工出口區正積極進行園區與高雄港區的資源整合

石化業是第一波早收清單中總金額最高的業別
加工出口區正積極進行園區與高雄港區的資源整合 石化業是第一波早收清單中總金額最高的業別

   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於6月29日在重慶簽訂,台灣正式與大陸進行雙邊自由貿易的開始,兩岸經貿發展將產生新局面,那麼屬於重工業的高雄市,以及擁有石化、螺絲聚落的高雄縣等,不論是否在第一波的早收清單內,高雄的產業界樂觀看待的同時,也思考著厚植實力立足於貿易自由化的潮流中。

簽定之後,到底有那些利弊得失?高 雄大學應用經濟學系王鳳生教授以諾貝爾獎經濟學家克魯曼的話回應,克魯曼曾經表示,凡是國家簽訂任何自由貿易協定,多少都會犧牲國家的自主(National Autonomy),但簽署這樣的協議還是好事,也是一件應該做的好事。日本國際趨勢大師大前研一更是表示ECFA之簽訂是對台灣加入亞洲區域經濟整合之推動力量。

 
鋼鐵業上中游產品也在這次簽署的早收清單中 Made in Taiwan有利基

   這次ECFA把鋼鐵中上游產品列入早收清單中,高雄市中小企業協會理事長李重德表示,在大陸工業原料的進口以台灣和韓國為主,韓國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如今列入早收清單鋼鐵業比韓國提早卡位,搶得先機。


鋼鐵業上中游產品也在這次簽署的早收清單中

   林李理事長以「上下游整合、技術合作」來看待兩岸簽定ECFA後原本的競爭關係,將轉為合作關係,他說,台灣中小企業與大陸合作,以技術輸出不出資金的模式,將可減少彼此間經貿阻力,他更是提到大陸的產品稅目比台灣還多一項17%的增值稅,比起我們的營業稅還要多12%,他強調,這將吸引大批大陸產品到台灣進行加值加工,再由台灣出口,創造更多Made in Taiwan的商品。不僅如此,李理事長以電子產品為例,許多大陸的電子原件也是跟台灣買的,最後再送到台灣加工、包裝,出口到其他國家,創造台灣更多的就業機會,同時也增加台灣品牌的占有率。言下之意,說明了ECFA開啟了兩岸合作的新契機。

  過去台灣許多產業紛紛移轉到大陸,李理事長表示,ECFA讓企業留在台灣等機會,而非如過去〝等死〞的窘境,他強調ECFA是一定要推動的,否則企業將不斷地出走。

  李理事長認為簽定ECFA將激勵其他國家與台灣簽約的意願,以同樣地手法排除法律問題,依此模式與其他國簽定合作協定,他舉例,不跟大陸簽合作協定的日本、美國,將透過與台灣簽定而與大陸有自由貿易的往來,他樂觀地表示,台灣將成為經貿核心的核心。

  第一波早收清單以製造業為主,李理事長認為第二波受惠的以簡易加工以及金融服務業,大家將漸漸地感受到大量利潤進入台灣市場,台商返台上市,而第三波則將以Made in Taiwan獲利多。

 
輔導傳統產業

   包高雄縣工業會總幹事蘇正國以理監事會中,要求會內直接行文到經濟部表達企盼簽署ECFA的意願,來顯示高雄縣工業界的強烈期盼,對於早收名單中石化業與鋼鐵業,雖然受惠,但他表示石化業者較為擔憂的是五輕高雄煉油廠是否將如期於104年遷廠,如果遷廠將勢必牽動林園、大社石化業設備更新的評估。

  至於高雄縣岡山的螺絲聚落,蘇總幹事表示,由於早年已紛紛遷廠到大陸,留下來的企業也早就進行轉型,以安拓關係企業為例,在路竹科學園區以高附加價值的植牙螺絲,將原本廉價的螺絲搖身一變成為高價位的植牙零件。

  對於受到簽定ECFA影響的企業,經濟部建議方案,是首先從技術轉型的輔導開始,再來強化企業品牌,如果不能輔導,那也無法進行企業體質的調整,那麼得將採取救濟的方式。

  政府建立合作平台,針對高雄縣境內傳統產業提供協助,輔導15家傳統產業轉型成為觀光工廠,包括岡山知名的明德豆瓣醬、旗山枝仔冰城、橋頭糖廠等,多為食品類廠商,將廠區部分開放做為觀光用途,縣政府扮演行銷的角色,由於參與的廠商意願高,蘇總幹事表示,將再進行第二波、第三波輔導措施。

  而這些投入產業觀光的企業,守住本業的同時,開闢了另一條新路,而高縣受88水災重創後,觀光急待振興,他們的加入讓高縣觀光邁向多元化,創造更多商機。

 
輔導傳統產業

  當我們對ECFA正在著眼於關稅的8%、10%、15%....,高雄市工業會總幹事李威穎以蘋果電腦為例,毛利高根本不用怕所謂的8%,他說,ECFA是與其他國家簽定FTA的前奏期,未來,其他國家仍有零關稅的商品進到台灣,他強調,我們不能太過保守,即使企業不在這一波的早收清單內,自由貿易也已是世界趨勢。所以他估計東協將陸續派代表與台灣談合作模式。目前東協成員如越南、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等進口台灣許多關鍵的零組件,這方面我們有優勢,即使不是所有的東協成員,至少也會有一兩個國家與台灣談協定。


高雄港仍扮演著兩岸經貿往來重要的集散地
高雄港仍扮演著兩岸經貿往來重要的集散地


  李總幹事認為台灣要注意不僅是關稅的問題而已,若無關稅減讓,非關稅上的消除也對台灣有利,他舉例說,友善的海關作業、貿易投資說明會等,他提到日本與其他國家簽定的FTA多不屬關稅減免,由於日本高齡化問題,照護人員缺乏,亟需引入印尼的人力,還有礦產、物產,這些各國爭相進口的物品,人流與物流就是非關稅的需求條件。

  簽定ECFA後,評估雙方獲利台灣16%、大陸10%,目前只是剛開始而已,未來還要面臨更多的挑戰,現在不在早收清單內,可能會在第二波、第三波中,甚至是在與東協簽定後受惠。

  在商品、零組件、原料等製造業出口低關稅的同時,李總幹事認為未來來台的陸客將越來越多,兩岸的服務業將更開放與公平競爭,前景可期。

  ECFA所帶來企業的衝擊,李總幹事倒是認為我們的企業一直保有自我競爭的優勢,然而競爭優勢最終仍來自於優秀的人才,他強調,企業的轉型與研發、品牌的創立都不可欠缺人才,企業原本就不斷地面臨變動因素,然而擁有實力的關鍵因素則是在人才。

  ECFA完成簽署,王鳳生教授認為,不僅為兩岸經貿發展開創了新紀元,它更有助於加速亞洲區域經濟整合。同時他也提醒兩岸的領導人必須將參與區域經濟整合與推動兩岸產業融合的利益,落實在地方經濟體能量的提昇,如此,才能驅動台灣第三波經濟發展。

  王齡嬌議員也曾提及整個亞洲地區,東協加三再加台灣、東協加四就是一個大的合作經濟體,她更是強調,自由貿易協定FTA全世界都在簽,不是只有台灣而已,我們應該讓優勢產業走出去,而市府應該多用心協助可能受衝擊的產業,而不是一昧站在政治立場來盲目反對。

  藍健菖議員仍建議,公部門應成立類似「外籍勞工就業安定基金」,以輔導受到影響的勞工及企業,對於中央將編列960億元因應ECFA簽定後的所產生的衝擊,到底錢從那裡來,他提到外勞基金是從每個引進的外勞抽取費用,而這一筆經費要從何處來,地方政府又是如何編列相關的經費,他認為都是要好好思考的問題,當然協助企業轉型也是公部門應積極承擔的責任。

 
早收清單比一比
項目來看:台灣早收有539項、大陸有267項。
金額來看:台灣早收產品出口中國達138億3,000萬美元,中國銷台28億3,000萬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