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大不同 廟宇鄰里 文史豐富

廟宇鄰里 文史豐富 紅毛港廟宇濃情重建

文/張筧、王雅湘

   台自古以來宗教活動在台灣社會一直扮演著心靈寄託及穩定社會的力量,因此廟宇不但是居民的活動中心,也往往是遊子鄉愁的深沈記憶,特別是在漁村聚落裡,漁民面對變幻莫測的海上風險,更加篤信神明、建廟供奉,透過廟宇與祭典,拉近人與神之間距離,也找到心靈的依歸,高雄的紅毛港、旗津地區幾步一廟的現象正是漁村聚落的典型。

正因為如此,紅毛港遷村時,廟宇的拆遷重建更是一項重大的議題。隨著遷村案的塵埃落定,兩年來從紅毛港遷建的廟宇,如雨後春荀般在仍是空曠的「中安路鳳甲重劃區」冒出頭來,廟宇規模也遠比在紅毛港時更加宏偉、壯觀,動?上億元的建廟經費,也突顯出紅毛港人在宗教信仰上的海派作風,紅毛港廟宇幾乎同時遷建,也堪稱是數十年來,高雄已十分罕見的建廟活動,也在中安路一帶形成新的廟宇大觀。

補助款在地化

  沿著高雄市中安路前行,經過白色的紅毛港橋,眼前一片遼闊的重劃區,在開闊的地區內散見許多新建的住宅,但更搶眼的是放眼望去,高聳富麗的廟宇建築以驚人的速度,在遷村地重建起來,相對於其他重劃區內顯少廟宇的興建,紅毛港人對於建廟的挹注,甚至比籌建自宅更加熱情,兩年前紅毛港人甚至自嘲「在重劃區蓋的廟比民厝還多」,都顯示紅毛港人即使搬離了漁港,仍極力重建自己的心靈原鄉。而在這些遷建的廟宇當中,也扮演起文化及傳統生活連結的角色,在傳統廟宇的雕樑畫棟中,保留紅毛港人的生活情境,顯其本源,因而散發出一股感動人心的真摯。

紅毛港廟宇的分布圖
紅毛港廟宇的分布圖

  紅毛港原本屬濱海聚落,占地不大的紅毛港地區,容納了22間大大小小廟宇。聚落內各角頭廟主要信仰有觀音佛祖、天上聖母、廣澤尊王、保儀尊王、何府千歲等救苦神、海神與王爺。聚落外圍並有崇祀郭府元帥、海將軍、海眾聖爺、先師等陰神的廟宇,具體反映出海神與瘟神崇拜、以及敬畏孤魂野鬼的台灣宗教信仰特色。

  如今走在中安路鳳甲重劃區內可以發現,每間廟都正重新打造中,神明則擺放至臨時廟宇中,裡頭暫放不少歷史悠久的廟宇古物─神桌、大門、石雕、石獅、廟碑,就連壁堵等也被拆卸下來保留復建,每件物品都有其歷史文化價值,是老紅毛港人留給下一代的文化資產。

遷建速度驚人

  鳳甲重劃區範圍非常大,22間廟宇散落各處;雖然只有少部分紅毛港居民搬遷到預定地,但廟宇重建的規模和速度則十分的驚人。依據當年針對紅毛港遷村規劃的都市計畫,原本就劃設有五處宗教用地,由紅毛港埔頭仔廟飛鳳寺(埔頭仔廟)及飛鳳宮(姓楊仔廟)、濟天宮(姓李仔廟)、朝鳳寺(姓洪仔廟)、朝天宮(姓蘇仔廟)、天龍宮(姓吳仔廟)等角頭廟共同抽籤選址,其餘則依遷建的配售土地選址重建。

  高雄市紅毛港文史協會理事長洪信治指出,過去在紅毛港地區廟宇的規模不大,但遷村後光是五大廟宇,配售到的土地都在300多坪到400坪,因此在重建時,各廟宇都極力要做到最好,而廟的格局也比過去更加的完整,各廟更是不惜重資重建,每一座耗資動輒上億元,不但選用做好的材料,更善用大陸較便宜的工資,重新訂製廟宇內的雕樑畫棟,建廟的素材是幾十貨櫃的進口,金箔的使用也動輒千萬元,建廟的速度也相當驚人。

  洪信治表示,才經過兩年的重建,朝鳳寺是其中重建速度較快的一家,除了鷹架已經拆除,約略農曆9月間也會安座入廟,屆時也會有一場盛大的廟會。

  而就在對角重建的飛鳳寺也即將拆除鷹架,但整體完工,則約需半年的時間。飛鳳寺的洪主任委員表示,飛鳳寺重建過程中,刻意保留了昔日在紅毛港飛鳳寺的建築構建,包括龍柱、建廟的石碑、木構的抖拱及壁堵等,工程浩大艱鉅。因此會慢一點點,他撫著昔日紅毛港搬過來的石雕說,畢竟這都是當年信徒一磚一瓦捐贈的,語氣中透露著惜物之情。

  走進飛鳳寺興建中的大殿,散發出一股濃郁的香氣,洪主委表示,裡面的藻井、木雕,都是樟木雕刻的,光是重建的木頭、石雕就七、八十個貨櫃,此外更邀請國寶級交趾陶大師林洸沂為大殿量身打造交趾陶立體浮雕作品,從裡到外無不精雕細琢,光是金箔就貼掉了1,000多萬元。

朝鳳寺即將在年底完工安座,重建速度最快的廟宇之一,
朝鳳寺即將在年底完工安座,重建速度最快的廟宇之一,
廟內雕工精緻華麗不惜重金打造。
高雄市紅毛港文史協會理事長洪信治指著朝鳳寺的畫樑充棟,
高雄市紅毛港文史協會理事長洪信治指著朝鳳寺的畫樑充棟,
保留了紅毛港人的生活記憶。
飛鳳寺保留了舊物件龍柱與壁堵。
飛鳳寺保留了舊物件龍柱與壁堵。

保留紅毛港人的生活記憶

   但無論是飛鳳寺、朝鳳寺、還是濟天宮等,寺廟重建的過程仍極力保留紅毛港人當年的生活記憶,即將在農曆9月間完工安座的朝鳳寺周邊的低矮圍牆已經圈圍起來,正等待安裝照片石板。洪信治表示,雖然寺廟已經遷離紅毛港,但是仍有心保留紅毛港人的生活,朝鳳寺廟方把十多張當年紅毛港人食、衣、住、行的生活照片,重新以石刻的方式呈現,讓後代子孫可以了解當年漁村的生活情境,而濟天宮在拆遷的過程中,也刻意地保留許多紅毛港的文物。

而繞過興建中飛鳳寺宏偉的正殿,來到外側壁面的裝飾雕刻,看到的也是紅毛港的生活情境,無論是牽罟、捕烏魚,還是漁村生活情境,都透露著紅毛港人無可奈何又濃郁的鄉愁。

除了六間較大角頭廟外,諸多小廟壇林立,其中較具代表者為福德祀、保安堂與海眾廟。原本在聚落外圍的海眾聖爺及保安堂甚至在重劃區內比鄰而居。保安堂祭祀的是太平洋戰爭中陣亡的日本海軍第38號軍艦長,居民奉為海府從祠,並造日本軍艦供奉,因本廟為全國唯一供奉日本軍艦之廟宇,且靈異事蹟頻傳,常為國內各媒體所報導,擁有相當高的知名度,重建後更採用了藍、白色系,及日式建築的語彙,造型富麗堂皇;而海眾廟為沿海漁村,特有之祭祠信仰,類似有應公、百姓公之性質,漁民於海上作業常拾獲骨骸,攜回岸邊供奉,最初在岸邊或堤防上搭寮安置,後隨其靈驗而重建其規模。

海眾聖爺廟及保安堂比鄰而居。 鳳甲重劃區內四處可見重建的廟宇。圖為飛鳳宮。
海眾聖爺廟及保安堂比鄰而居。 鳳甲重劃區內四處可見重建的廟宇。圖為飛鳳宮。

《議員怎麼說》
陳麗娜議員:
紅毛港文化保存的重要
當初遷村前,曾與廟宇溝通將廟內一些建材等保留到新址,不過因為都是經過數十年的風霜,僅能留有部分原來舊廟的元素。我們當時也希望大大小小的廟儘可能在同一個地方,但因廟宇供奉的對象不同,且習俗上要經擲茭儀式請示主祀者,較難如願。
由於遷村耗時久,許多人早已在外地購屋,而原規劃的遷村土地勢必釋出,遷村地上將進駐新住民,所以代表我們紅毛港所在的紅毛港文化園區能夠儘早地將文化完整保存,讓紅毛港的精神成為高雄代表性的故事,它的歷史價值永流傳。

左營蓮池潭角頭廟密集

左營蓮池潭廟宇多,廟宇活動也多。 非常受歡迎的台客舞則源自於
左營蓮池潭廟宇多,廟宇活動也多。 非常受歡迎的台客舞則源自於
三太子結合時下流行的舞步。
左營蓮池潭畔廟宇林立


  高雄市角頭廟密集的地區,紅毛港並非唯一之處,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些聚落都有極悠久的文史背景,如獅甲地區、旗津地區及北高雄堪稱廟宇密度最高的左營蓮池潭畔,近年來高雄市大規模新建的廟宇已絕無僅有,但卻逐漸轉化為歷史文化資產,許多廟會活動遂融入城市文化活動當中,較知名的左營萬年季和前鎮的戲獅甲規模一年更勝一年,就是其中的典型。

左營蓮池潭畔廟宇林立。  

  左營蓮池潭畔三步一小廟,五步一大廟的景觀,已經成為當地最重要的景觀資源,據知登記立案的即有四十多座,而負盛名的蓮池潭四周也有二十多座。除了具有300年歷史的城隍廟,創建於1719年之前的元帝廟主祀玄天上帝,兩側依次排列共分七甲,以最北的尾為一甲,數字向南遞增,至最南的埤仔頭為七甲。各甲皆有自己所信奉的守護神,一甲太子爺、二甲夫人媽、三甲土地神、四甲朱府千歲、五甲玄天上帝、六甲媽祖、七甲鎮福社,不但形成為聚落社會生活的中心地點;民間的遊藝、商議地方雜事、豐收慶典都聚集於此。

  民國60年是左營舊廟更新的盛行時期,如啟明堂、元帝廟、慈德宮、北極殿等都在此一時間拆除重建。而各廟的建築方式,無論是石雕、泥塑、銅鑄、繪畫、剪黏、擺設、塗漆等都露出閩南系統及台灣地方性的風俗民情,表達出閩南人宗教生活的思想觀念,而其藝術技巧,也道地的表現了台灣在宗教藝術的成就。

角頭廟

  依據信仰人群的組成與彼此間權利義務的關係,台灣廟宇有角頭廟、宗族廟、人群廟及全境廟(闔港廟)等不同的類型。角頭廟指的是某一角落內居民共建而代表該角落的廟宇,角頭的人群數一般由數十戶到1、200戶不等,其權利義務明顯,界線也很清楚。宗族廟為某一姓氏族人為其崇拜之神祇所建的廟宇,其以同族人為祭祀圈,並依「房份」輪值祭祀。全境廟(闔港廟)則為全鄉鎮市共同的信仰。

《議員怎麼說》
陳玫娟議員:
多保留地方特色與互動參與的空間  
因廟會活動而衍生的萬年季文化觀光,從原本區公所承辦到議會要求市府挹注經費,演變到現在成為高雄每年固定的節慶,我們希望透過大家的力量讓地方繁榮,但是多年舉辦下來,在地生活特色變少了,且不尊重地方的聲音,往往每次活動結束,地方人士怨聲載道,使得原本深具地方特色的文化活動,由各廟宇及在地人士恭逢其盛,結果卻變成市府自己玩,期待市府今年事先多與地方互動,舉辦更具地方文化與城市特色的萬年季。